大野小神

A团蓝担团苏!智右!!只是个看文的人,感谢各位太太投喂!!!

【A03翻】【润/智/和】I'll Always Choose you (第二章)

全文简介:面临抉择时,智君永远都会选择那四个人。他以为这是因为他忠诚于岚,他是个好队长。但恐怕这些不是全部的理由,不完全是。

原作者:himekohimura

原文章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321856/chapters/22862559

授权:如图

 

——————

警告:“姑娘”这个词,在Ohno的思绪里出现了几次,占总篇幅5%左右。这种对她感情很深的设定,是为了解释后面jun和nino的行动,以及衬托后面的转折。介意者,慎入,或跳看“姑娘”出现的部分。

——————

章节:第一部共10章,原作已完结。

链接:第一章 

————————

第二章   Try Harder  加倍努力

 

破天荒的,Ohno第一个抵达了拍摄地点,当然这并不是他故意的。只是顺其自然而已,毕竟这次的拍摄地点距离他家最近。他选了乐屋的沙发,反身躺了上去,用胳膊盖住肿胀的双眼。化妆师今天要不开心了。反正他们也没开心过,总是对这个那个都不满意。一般来讲,惹毛他们的是他的肤色,每次都得花不同的妆底。这对化妆师来讲很辛苦,但他也很痛苦。他还能怎么样呢,再次放弃爱好么?为了这份工作,他放弃的已经够多了。

 

这些念头令他皱了皱眉头,结果双眼一阵刺痛。他不会再哭了。昨晚,他伏在jun的肩膀上流泪许久,总算以这种令人尴尬的方式彻底地哭够了。他睡着的时候,jun走了,还留下一个便签写着他明早要来看他。

 

乐屋的门开了又关。

 

“leader”

 

Ohno无需抬头也知道是谁。从Nino的语调中判断,他分手的消息已经传出去了。他们有个把他排除在外的LINE群,Ohno没办法判断此时的心情,但是他也没资格生气,毕竟像这样缺少一个甚至几个成员的聊天群,他也有几个。即便如此,这次却不一样。这次他们会专门地讨论他,而且讨论的方式恐怕他并不喜欢。

 

同情,他可不想接受同情,特别不想被那些他爱的人同情。

 

他接着装睡。现在为时尚早,他还不能跟他们讨论心情问题。幸好,Nino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爬上沙发贴着他躺下了。Ohno嘟囔了一句,有些烦躁,但还是没有推开Nino,而是任由Nino蜷身环抱着他。这是Nino表达支持的方式,Ohno永远也不会拒绝Nino的支持。

 

事实上,他通常不会拒绝Nino做任何事。

 

下一个进屋的是Aiba。这次拍摄任务之前,他还有其他行程,所以现在已经相当清醒,足以滔滔不绝谈笑风生了。他走进乐屋,没注意到或者说不甚在意他的两个成员正依偎在沙发上,根本没人在听他上次去亚洲某地公园之旅的闲谈。Aiba走到沙发旁,紧挨他们坐在地板上,后背靠着Ohno的胳膊,继续东拉西扯。

 

看来,Aiba也在那个秘密的LINE群里。

 

Sho紧随其后,拿着报纸和咖啡走了进来。他选择坐在桌边的椅子上,还没睡醒就一言不发地一头埋进新闻里。Ohno知道,Sho等一下会把他叫出去,确保他一切无恙。

 

他们的行为他全都预料得到。或许是因为,比起自己,他反而更了解他们吧。毕竟,他是他们的队长。无论他的行为显得多么没有队长样。

 

Jun是最后一个来的,比平常晚了许多。Ohno知道这是他的错,但却没有望向Jun。他怕看到Jun他会脸红,毕竟他昨夜整晚都躺在Jun的怀里。

 

他可是哭了一整夜,自己那啜泣呜咽和紧搂不放的样子令他尴尬不已。他未曾为那个女孩争取过半分,却居然因此而心碎,还需要别人安慰。一切明明都是他的错,他根本没资格哭。但是,Jun轻抚着他的头发,告诉他一切最终都会好起来时,他还是忍不住泣不成声。

 

这是第一次由Jun来安慰他,通常分手时,他都会去找Sho。他们会不失公允的谈谈每个女孩。但是,这个女孩,Ohno知道他真的曾经爱过,他相当肯定如果他不是Idol,那么她或许就是命定的那个人。

 

他并未告诉他们四个人,但不知为何他们却知道了。他们当然会知道的。正如他是如此了解他们,那四个人也是一样的懂得他。

 

正因如此,所以Jun才会出现在他家门前;所以Nino才会像考拉一样粘着他,虽然大部分时间他只是更加过分地上下其手;所以Aiba才会选择坐在靠近他的地板而不是椅子上;所以才Sho会一点点把椅子蹭过来,跟他们挤成一团,尽管他根本就没睡醒,除了偶尔嘟囔几句根本也做不了什么贡献。

 

这就是为什么,Ohno可以放弃任何人,却永远只会选择他们。

 

Jun把袋子扔到桌上,然后走到沙发旁。他推搡着几条腿,在沙发上给自己腾出个座位。沙发真的不够他们三个人坐,但他们还是尽量挤了挤。有人不小心碰到了Aiba的头,令讲着鳄鱼故事的Aiba暂时停顿了一下,但是他立马接着说了下去,或许此刻没人听得进去,可他似乎并不介意。

 

Jun把他们的腿搭在他的大腿上,平常的他并不喜欢这种姿势,但是今天他似乎浑不在意。

 

Ohno轻轻叹气,说实话,这一切有些沉重。他现在想做的只是蜷缩在画室的一角,抱着素描本一直画到手指鲜血淋漓,或者做点其他毫无意义又阴郁黑暗的事情。

 

他也可以有点晦暗的想法吧!

 

经纪人走进来叫他们,一脸淡定的看着他们几个缠绕在一起。他们或者其他J家艺人更过分的时候他也见过,这不算什么。毕竟他们公司就这么别具一格。

 

今天的拍摄主题是关于爱和关怀。Ohno对摄像头强颜欢笑,但是效果不如人意,拍出的照片都不合格。摄影师要求休息1小时,他似乎被Ohno的心不在焉搞得的心力交瘁。经纪人给Ohno使了个眼色,然后走去安抚摄影师。经纪人的眼神是告诉他,让他打起精神来,他是专业的Idol,是一个在这个行业混迹了十年有余的30多岁的男人,他可以做的更好些。

 

可如果他根本不想做好,怎么办?他现在只觉得自暴自弃。如果他不是Idol,他就可以毫无顾忌的跟自己喜欢的女孩结婚了。他就可以随心所欲,想钓鱼就钓鱼,想画画就画画。

 

如果他不是Idol,他或许就自由了。

 

Nino撞了下他的肩膀,有些担心的看着他。Ohno回望着他,试着扯出一丝微笑。

 

如果他不是Idol,那就没有岚了。

 

只要他们一再唤他回来,他一定会加倍努力。

 

 

 

 


评论(6)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