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野小神

A团蓝担团苏!智右!!只是个看文的人,感谢各位太太投喂!!!

【山组/润智】花开无声 且听风吟

         第二章       当时初见已倾心

 

       说来也奇怪,湖边亭榭那副光景,云脚低垂,湖色平淡,太阳隐去了往日的温暖和金辉,只是躲在云层后面朦胧得发出义务性的冷淡白光,整个画面,就如同他刚才走过走廊时所见的那般,毫无特色与生气。可他看过去时,却着魔似的被什么吸引了去,舍不得移开眼睛。

       第一眼时,还看不分明,那个唯一站着的人挡住了他的视线,所以只能看到隐约的曲线。再定睛望去,却发现那是一个人的侧脸,眼睛鼻子嘴巴等彰显个人特色的部位全都隐在脸颊弧度的另一面,只能看到精致如贝壳的玲珑耳朵,和略有些蓬乱的短发。耳边有那么一小撮顽劣的发丝,娇俏地朝天支棱着,相当可爱。而摄住他心魄的,却正是那侧脸的弧度。

       那曲线并不是妩媚多情的俏丽,也不是敦厚温柔的恬静,只是圆润度异于常人,凸出的部分圆鼓鼓,厚墩墩的,有着凌驾于所有想象力的弧度,那定是造物主在摧枯拉朽的灵感驱使下一气呵成的作品,一颦一笑的微微颤动都隐藏着生命的秘密。樱井翔简直要藏不住了,他想从树荫中走出去,亲自用手来确认那脸颊里究竟藏了什么。

       可突然间,一阵风吹了过来,掀腾着樱井翔头上那堆将枯未枯的树叶翻滚反覆,他不得不矮下身子,往树后又多藏了一些。而风乍起时,亭中的一站一坐两个人就同时敏捷地行动起来,一个白嫩的娃娃脸用随身携带的白斗篷严实实地拢住了中间坐着的那个人,而站着的那个手脚颀长的人则用身子和手臂,把坐着的两个人都虚拥了起来。这一阵微凉的风来得恰好,吹的厚重的云层有些松动,太阳仿佛要露头了,为白溶溶的湖面添了一层淡淡的余晖色。

     “又起风了,我们回去吧!”紧紧揪着斗篷的二宫和也仰头说道,然后嫌弃似的推开相叶雅纪遮在他颊边的手,“你搂着我干什么!”

       相叶雅纪脸一红,赶忙把手撤了下来,只“噢”了一声,便没了动静。

       二宫和也扭头看着那具仍然挡在他身前的温热身体,觉得有些好笑:“你这个柱子还杵在这儿,我们怎么走啊!”

       相叶雅纪闻言嗖的一声就退到了一丈外,抿着嘴不好意思的看着二宫。

       二宫刚想就相叶这幅呆头呆脑的样子发表评论,突然就听到斗篷里传来些窸窸窣窣的声音,他攥住的地方一抖一抖的,好像有人在里面扭动。二宫面色紧张起来,他连忙松开手,蹙起眉头向斗篷那望过去。绸制的斗篷一滑,一张笑盈盈的小脸蛋儿就露了出来,对着他天真烂漫又急切地问道:“小和,什么是‘chu’啊?”

       二宫无语,啪地拍了一下他的额头,“吓我一跳,还以为风又把你吹咳嗽了呢!”,接着他扭头对着挺在亭子一角的相叶煞有介事地指使道,“快给小智表演一个‘杵’来看看。”

       相叶闻言四肢夹紧,身体绷直,像金箍棒似的直挺挺地岿然伫立在亭子这一方天地之间。二宫本来正托腮审视着他的动作,一看成果这么惊喜,一下子就笑弯了腰。总是反应慢半拍的大野智这才转过头去,带着好奇的目光笑嘻嘻地看向相叶。

       躲在树后的樱井翔恰巧在这个时候又探出了头来张望,于是就看到了那张纯真的笑颜,如同云间泻下的一缕柔和春光。相叶跟他差不多处在同一方向,在他看来,大野智的笑仿佛是为他而绽放的。滟滟的水光与脉脉的夕晖犹如在他身后展开的素雅画屏,原本暗淡的景致,在他笑容的映衬下,一切都鲜活了起来。闪闪的波光在水面跳跃,湖水变得妩媚多姿;团团的云朵在空中摇曳,仿若甜软的棉花糖;微风送来他笑颜的清香,四下空气变得馥郁芬芳。樱井翔屏住呼吸,愣愣的看着,外在的一切如潮水般向他涌来又褪去,只有鼓动的心跳砰砰作响,视野中心唯有能够使一切美艳黯然失色,又能令一切暗淡焕发生机的笑容。

     “少主!少主!您在哪里呀?”刺耳的声音滑过,惊醒了树下沉醉的少主,也吓到了亭中快乐的三人。

       二宫把斗篷往大野身上一裹,一把将他推上了早在一旁准备好得相叶的背上。三个人配合默契,动作敏捷,在那声音响起第二声之前,就已经一溜烟儿跑出了亭子,朝着声音相反的方向,顺着花园小路疾行而去了。樱井翔跃出树荫时,只来得及看到他们的早已缩小的背影。待到老仆萧回高喊着“少主”穿过花圃后门转到凉亭这边时,他们三人已经不见踪影了。

       老仆萧回一见到樱井翔,就欣喜地奔了过来,跑的时候还不忘特意绕到了樱井翔的左边,然后才急冲冲的说道,“少主,原来您在这儿啊!可让我好找啊!等在城门处的家仆发来消息,说是已经隐约看到老爷的车队了。估摸着再有一炷香的时间,老爷就到啦!我赶着来通知少主您啊!”言罢,俯下身去,等樱井翔指示。

       可等了半晌,却毫无动静。他抬头一看,却见樱井翔朝着凉亭走过去了。这可是朝着大门相反的方向啊。他心急如焚,生怕自己没传达清楚,马上跟着樱井翔走上了通向凉亭的狭窄回廊。他刚要张口,却想起自己是站在少主身后,又马上绕到了他左边------少主自幼年起就右耳不方便,此疾并非天生,而是因无法为外人道的理由造成的,只有家人与贴身家仆才知晓此事,从小照顾少主的他早已养成习惯,无论何时都自动站在少主的左边。

       老萧刚要开口,却感到一股凌厉的视线,抬头一看,正是樱井翔瞪了过来,他沉着脸,面色凝重,目光恶狠狠的。老萧吓的噤了声,想他照顾少主这么多年,何曾见过敦厚的少主露出这种表情。于是只好唯唯诺诺的跟在少主身后,心下一片惶然。

       转眼间,樱井翔已来到亭内,他神情恍惚的站在阑干旁,空气中仿佛还留着那甜美的温煦,可他抚向大野刚才坐的位置的手,却只能感受到冰凉凉的寒意。他仿佛被这寒冷咬到了一般,倏地缩回手,突然间对刚才发生的一切感到不确定起来。难道那只是一场梦么?就像是清晨第一缕曙光爬上窗棂前,所做的最后一场幻梦。那梦美妙真实得触手可及,甚至让人觉察不到是在做梦,可破晓料峭的寒风倏地拂过,所有的美好就在刹那间消散得无影无踪,空余一些虚无缥缈的影子,越是想回忆就越是抓不住。

    “少主?”老萧看到樱井翔怅然若失的表情有些担心,不禁出声试探地问道。这一声,把樱井翔猛的拉回现实,他侧过脸细细打量着老萧那恭敬又畏惧的脸庞,似乎也慢慢找回了自己的身份。他想到,“是了,我是樱井家的少主,父亲要回来了,我还有要事要办。”

     “走吧!”樱井翔转身,大踏步的走出凉亭。他恢复了昂首挺胸,气势昂扬的姿态,边走边嗤笑自己刚才一时的愚蠢,“虽然不知道小智是谁,但是二宫和相叶是他认得的家仆,只要有他们在,何愁找不到人呢”。想到此处时,刚巧墙角那朵孤芳又出现在了眼前,他不再迟疑,一挥手不费吹灰之力地拔起那朵小花,放在鼻边轻嗅,果然芳香可人。他不禁翘起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眉眼间尽是志在必得的自信。

       意气风发的少年家主雄赳赳地携着战利品走远了,拐角墙上则重陷入一片孤寂黯淡,花儿的根茎原来占的缝隙太细小了,还没来得及倾诉什么,就被呼啸而过的风给掩埋了,仿佛从未存在过一样。

 

 --------------------------------------------------------------

总算把第一幕写完了,o(╯□╰)o!写的时候特意找出了小大的绝对领域和少年时笑颜的照片,能把这些我最萌小大的点写到文里真素开心呀!好希望将来能把综艺中山组和长末的萌点互动写进去呀!

 

寂寞地在橘子滚来滚去,说啥都行,随便跟我说两句吧!



评论(8)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