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野小神

A团蓝担团苏!智右!!只是个看文的人,感谢各位太太投喂!!!

【山组/润智】花开无声 且听风吟(第三章)

                第三章       众里寻他千百度

 

       迎接樱井老爷回府的仪式按部就班的进行着,一切井井有条又沉闷至极。府中无任何女眷,也无除樱井翔之外的第二代,相依为命的两父子时隔半年后的再会,儿子恭恭敬敬的拜迎,父亲特地亲手扶起,走的都是标准流程,任谁也挑不出半点毛病。当晚设有夜宴,这是唯一的整顿时间。第二天便是各大掌柜工作汇报,府中诸事汇报,樱井翔的功课考察等,持续几天的交接整理之后,一切又回归平静,与以往一模一样。

 

       要说唯一不同的地方,便是樱井家的二爷樱井善礼回来了。据说此人早年纨绔风流,惹出不少事端,被当时的家主,也就是樱井翔的爷爷逐出家门,已杳无音讯十年有余。不料本次以西北富商的身份回归,而且随行的家仆说,他对促成樱井志宏本次出门办理的生意,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但樱井老爷本人没有给出任何解释,只告诉樱井翔“叫二叔,我们都是一家人”。

 

       父亲不说,樱井翔也不好细问,他第二天便亲自拜谒了樱井善礼。此人中等身材,面色红润,圆眼圆脸跟樱井翔如出一辙,眉梢眼角都挂着喜气洋洋的笑意,一点看不出是纨绔或是商人。他对待才刚见第二面的侄子亲切得体,周到体贴,就像做了一辈子别人叔叔那样自然,绝口不提自己被驱逐多年之事,待在自己十多年之前住的西院里,更像是从未离开过一样,倒是显得住在南院的少主樱井翔是来做客的似得。

 

       樱井翔看不透他,便想多了解一些当年的事情。可十几年前家中仆人有过大清洗,当年的老仆至今尚在府中的,就仅余樱井翔的奶妈与樱井志宏身边的老仆萧烈两人而已。萧烈口风甚紧,只能求助于奶妈了。但奶妈因宿疾而缠绵病榻,这一个月都未曾下床,樱井翔不忍心去打扰她,只好暂且作罢。他叫萧回找人去府外秘密打探消息,一有收获就尽快回报。

 

------------------------------------------------

       忙忙碌碌的一周过去了。父亲对他半年来的作为未置一词,那也就是还算满意的意思,不然责骂与惩罚早就呼啸而至了。樱井翔忐忑的心放了下来。府外打探之人至今仍未回复,奶妈的病也未见起色。从奶妈住处走出来的樱井翔,缓步向后山踱去,他要去处理另一件思虑已久的事情。

 

       像樱井这样的大族,是会从小开始培养侍卫和护院的。他现在去的地方,就是后山侍卫训练场,平日他也会在后山跟未来的侍卫们一起练武,相叶雅纪就是其中的一员。樱井志宏当年救过相叶雅纪的父亲,于是相叶家便死心塌地的效忠樱井一族。

 

       远远地,樱井翔就听到训练场中人声鼎沸,小伙子们咋咋呼呼的又在搞什么比赛了,助威的挑衅的喝倒彩的,声音此起彼伏热闹非凡,真是偌大个樱井府中,最有人气儿的地方了。樱井翔微微一笑,脚步轻快起来,奔到训练场入口。此时喧闹的声音却突然消失了,一堆人挤在一起大气不敢出地瞪着眼睛死盯着场中一名拉弓瞄准中的少年。原来是射箭比赛。樱井翔也屏气凝神的望去。只见那名少年身材修长,侧脸俊俏,拉弓的姿势挺拔稳健,岿然如劲松,饶是傲气如樱井翔也不禁为他轩昂的仪度所折服。就在全场的精神崩到极点的时刻,他松开箭簇,长箭破空而去,完美的射中二百米外的箭靶红心。

 

       全场沸腾了。樱井翔也走了进来为他鼓掌喝彩。半大的小伙子们看到他,并未特意拘谨收敛,而是忙不迭的向他说着刚才的精彩瞬间。只有相叶雅纪见到向他走来的少主后,一丝不苟地行了单膝礼,态度恭顺。

 

樱井翔笑着扶他起来,道:“都跟你说多少遍了,不用每次见我都行大礼。”

 

相叶雅纪恭敬地说道:“家父教导......”

 

“好了,不说这个了,”樱井翔知道他絮叨起来恩啊义啊之类的没完没了,只好先打断他,“看样子,今天又是你赢了啊。射箭、骑马、剑术都是第一,你还给不给其他人留活路啊。”

 

“不不,哪里有少主你...”,相叶连忙回复。

 

与此同时,冈田将生在一旁附和道:“就是就是,少主都发话了,你以后可要让着我们点。”

 

       相叶脸红了,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惹得樱井翔和周围的人一阵哄笑。相叶这个人天资极佳,在各个方面都独占鳌头,但并无傲气,平易近人不善言辞,是个天然又真诚的人。相叶家与樱井家的往事人尽皆知,大家都佩服相叶父亲的赤胆忠义,相叶也继承了父亲的品质,质朴正直,有时甚至是正直的近乎迂腐。

 

       众人闹腾了一会儿,便被教头抓回去继续训练了。相叶则被樱井翔单独叫到了一边。

 

       樱井翔早已打好腹稿,先是东扯了一通对相叶家庭和训练的关心,西拉了一堆对他未来发展和鼓励他辅助现任侍卫队工作的“正事”,交代完后作势要走,但话锋一转,貌似闲谈地聊到几天前在后花园水亭边见到相叶的事情。

 

“哦,我前几天在水亭旁见到你来着”,樱井翔边说边暗暗观察相叶的反应,“刚想打招呼,但一转头,你就背着一个人跑远了。”

 

“诶......”,听到水亭时,相叶的表情就僵住了,瞪大的眼睛里闪过惊慌之色,呆呆地望了樱井翔一会儿后,马上低下头,不再言语。

 

“你们跑的可真快呀。我勉强看清另一个人是东院的小厮二宫和也吧?”樱井翔继续随意地说下去,心中却对相叶的反应感到奇怪。

 

“......”,相叶并无反应。

 

“是他么,雅纪?”

 

“......是”,相叶艰难的蹦出一个字。

 

“另一个人是谁?我在府中没有见过他啊。”

 

“他......”,相叶面露难色,有些语无伦次,“他...额...他...,是没见过啊。对,应该,应该没有。”

 

      樱井翔越听越糊涂,见相叶如此不知所措,却是很奇怪。难道他不是府中人,他们带外人进来所以才如此害怕么?带外人进来倒的确是件大事,但樱井翔现在不想追究过多,于是安抚道:“他不是府中人?没关系,据实相告即可,我现在并不是想追究谁的责任。”

 

    “不,他是府中人,”相叶慌忙澄清,“我绝不会随意带外人入府。”

 

    “那他是谁,竟让你如此惊慌”

 

    “他,他是...”相叶像是在经历激烈的思想斗争,最后终于下定决心,咬牙道,“他是府中家仆的儿子。”

 

“谁的儿子?”

 

“恕我不能相告,我向她发过誓,绝不向外透露”,相叶跪下,沉声说道。

 

“如果是我命令你,一定要告诉我呢?”

 

“我曾立下重誓,今生今世护少主周全,为此付出性命,也在所不惜,”相叶凛然道,“我也向此人发誓不向外透露。千金一诺,我都会拼力守护。”

 

 樱井翔没料到他会来这么一出,正直忠义的像上个世纪的死士,心中有些尴尬,也有些佩服。

 

樱井翔双手扶他战起,向他绽出一个最亲切和理解的笑容,“我知道这些就够了,有你这样的侍卫在侧,真是樱井家的幸事”

 

“谢少主理解。”

 

“好了。你回去训练吧。”

 

“是”,相叶松了口气,感激的再拜,然后转身加入众人的队伍。

 

樱井翔望着他的背影,很是无奈。要去找二宫和也么?还是算了吧。有更直接的方法。

 

回屋后,他召来萧回,让他找人留意往后这几天,相叶雅纪都跟府中的哪些人有接触。

 

“反正以相叶的个性,肯定会去请罪的。不说也行,就等你的行为把人给我送到面前吧,”樱井翔呷了一口茶,翘起右边的嘴角。

 -----------------------------------------

少女我更的真的挺慢的,见谅,哈哈哈!副CP是竹马。虽然润智上了标签,润润也是主角,但是我估计他的正式出场起码要等到十章以后,前几章可能会活在台词里,或者有客串吧!不过话说回来,山组也才见了一面而已嘛。嘿嘿!第六章之前山组再会见面的。恩!(如果有人看到那里的话!)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