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野小神

A团蓝担团苏!智右!!只是个看文的人,感谢各位太太投喂!!!

【山组/润智】花开无声 且听风吟(第三章)

                第三章       众里寻他千百度

 

       迎接樱井老爷回府的仪式按部就班的进行着,一切井井有条又沉闷至极。府中无任何女眷,也无除樱井翔之外的第二代,相依为命的两父子时隔半年后的再会,儿子恭恭敬敬的拜迎,父亲特地亲手扶起,走的都是标准流程,任谁也挑不出半点毛病。当晚设有夜宴,这是唯一的整顿时间。第二天便是各大掌柜工作汇报,府中诸事汇报,樱井翔的功课考察等,持续几天的交接整理之后,一切又回归平静,与以往一模一样。

 

       要说唯一不同的地方,便是樱井家的二爷樱井善礼回来了。据说此人早年纨绔风流,惹出不少事端,被当时的家主,也就是樱井翔的爷爷逐出家门,已杳无音讯十年有余。不料本次以西北富商的身份回归,而且随行的家仆说,他对促成樱井志宏本次出门办理的生意,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但樱井老爷本人没有给出任何解释,只告诉樱井翔“叫二叔,我们都是一家人”。

 

       父亲不说,樱井翔也不好细问,他第二天便亲自拜谒了樱井善礼。此人中等身材,面色红润,圆眼圆脸跟樱井翔如出一辙,眉梢眼角都挂着喜气洋洋的笑意,一点看不出是纨绔或是商人。他对待才刚见第二面的侄子亲切得体,周到体贴,就像做了一辈子别人叔叔那样自然,绝口不提自己被驱逐多年之事,待在自己十多年之前住的西院里,更像是从未离开过一样,倒是显得住在南院的少主樱井翔是来做客的似得。

 

       樱井翔看不透他,便想多了解一些当年的事情。可十几年前家中仆人有过大清洗,当年的老仆至今尚在府中的,就仅余樱井翔的奶妈与樱井志宏身边的老仆萧烈两人而已。萧烈口风甚紧,只能求助于奶妈了。但奶妈因宿疾而缠绵病榻,这一个月都未曾下床,樱井翔不忍心去打扰她,只好暂且作罢。他叫萧回找人去府外秘密打探消息,一有收获就尽快回报。

 

------------------------------------------------

       忙忙碌碌的一周过去了。父亲对他半年来的作为未置一词,那也就是还算满意的意思,不然责骂与惩罚早就呼啸而至了。樱井翔忐忑的心放了下来。府外打探之人至今仍未回复,奶妈的病也未见起色。从奶妈住处走出来的樱井翔,缓步向后山踱去,他要去处理另一件思虑已久的事情。

 

       像樱井这样的大族,是会从小开始培养侍卫和护院的。他现在去的地方,就是后山侍卫训练场,平日他也会在后山跟未来的侍卫们一起练武,相叶雅纪就是其中的一员。樱井志宏当年救过相叶雅纪的父亲,于是相叶家便死心塌地的效忠樱井一族。

 

       远远地,樱井翔就听到训练场中人声鼎沸,小伙子们咋咋呼呼的又在搞什么比赛了,助威的挑衅的喝倒彩的,声音此起彼伏热闹非凡,真是偌大个樱井府中,最有人气儿的地方了。樱井翔微微一笑,脚步轻快起来,奔到训练场入口。此时喧闹的声音却突然消失了,一堆人挤在一起大气不敢出地瞪着眼睛死盯着场中一名拉弓瞄准中的少年。原来是射箭比赛。樱井翔也屏气凝神的望去。只见那名少年身材修长,侧脸俊俏,拉弓的姿势挺拔稳健,岿然如劲松,饶是傲气如樱井翔也不禁为他轩昂的仪度所折服。就在全场的精神崩到极点的时刻,他松开箭簇,长箭破空而去,完美的射中二百米外的箭靶红心。

 

       全场沸腾了。樱井翔也走了进来为他鼓掌喝彩。半大的小伙子们看到他,并未特意拘谨收敛,而是忙不迭的向他说着刚才的精彩瞬间。只有相叶雅纪见到向他走来的少主后,一丝不苟地行了单膝礼,态度恭顺。

 

樱井翔笑着扶他起来,道:“都跟你说多少遍了,不用每次见我都行大礼。”

 

相叶雅纪恭敬地说道:“家父教导......”

 

“好了,不说这个了,”樱井翔知道他絮叨起来恩啊义啊之类的没完没了,只好先打断他,“看样子,今天又是你赢了啊。射箭、骑马、剑术都是第一,你还给不给其他人留活路啊。”

 

“不不,哪里有少主你...”,相叶连忙回复。

 

与此同时,冈田将生在一旁附和道:“就是就是,少主都发话了,你以后可要让着我们点。”

 

       相叶脸红了,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惹得樱井翔和周围的人一阵哄笑。相叶这个人天资极佳,在各个方面都独占鳌头,但并无傲气,平易近人不善言辞,是个天然又真诚的人。相叶家与樱井家的往事人尽皆知,大家都佩服相叶父亲的赤胆忠义,相叶也继承了父亲的品质,质朴正直,有时甚至是正直的近乎迂腐。

 

       众人闹腾了一会儿,便被教头抓回去继续训练了。相叶则被樱井翔单独叫到了一边。

 

       樱井翔早已打好腹稿,先是东扯了一通对相叶家庭和训练的关心,西拉了一堆对他未来发展和鼓励他辅助现任侍卫队工作的“正事”,交代完后作势要走,但话锋一转,貌似闲谈地聊到几天前在后花园水亭边见到相叶的事情。

 

“哦,我前几天在水亭旁见到你来着”,樱井翔边说边暗暗观察相叶的反应,“刚想打招呼,但一转头,你就背着一个人跑远了。”

 

“诶......”,听到水亭时,相叶的表情就僵住了,瞪大的眼睛里闪过惊慌之色,呆呆地望了樱井翔一会儿后,马上低下头,不再言语。

 

“你们跑的可真快呀。我勉强看清另一个人是东院的小厮二宫和也吧?”樱井翔继续随意地说下去,心中却对相叶的反应感到奇怪。

 

“......”,相叶并无反应。

 

“是他么,雅纪?”

 

“......是”,相叶艰难的蹦出一个字。

 

“另一个人是谁?我在府中没有见过他啊。”

 

“他......”,相叶面露难色,有些语无伦次,“他...额...他...,是没见过啊。对,应该,应该没有。”

 

      樱井翔越听越糊涂,见相叶如此不知所措,却是很奇怪。难道他不是府中人,他们带外人进来所以才如此害怕么?带外人进来倒的确是件大事,但樱井翔现在不想追究过多,于是安抚道:“他不是府中人?没关系,据实相告即可,我现在并不是想追究谁的责任。”

 

    “不,他是府中人,”相叶慌忙澄清,“我绝不会随意带外人入府。”

 

    “那他是谁,竟让你如此惊慌”

 

    “他,他是...”相叶像是在经历激烈的思想斗争,最后终于下定决心,咬牙道,“他是府中家仆的儿子。”

 

“谁的儿子?”

 

“恕我不能相告,我向她发过誓,绝不向外透露”,相叶跪下,沉声说道。

 

“如果是我命令你,一定要告诉我呢?”

 

“我曾立下重誓,今生今世护少主周全,为此付出性命,也在所不惜,”相叶凛然道,“我也向此人发誓不向外透露。千金一诺,我都会拼力守护。”

 

 樱井翔没料到他会来这么一出,正直忠义的像上个世纪的死士,心中有些尴尬,也有些佩服。

 

樱井翔双手扶他战起,向他绽出一个最亲切和理解的笑容,“我知道这些就够了,有你这样的侍卫在侧,真是樱井家的幸事”

 

“谢少主理解。”

 

“好了。你回去训练吧。”

 

“是”,相叶松了口气,感激的再拜,然后转身加入众人的队伍。

 

樱井翔望着他的背影,很是无奈。要去找二宫和也么?还是算了吧。有更直接的方法。

 

回屋后,他召来萧回,让他找人留意往后这几天,相叶雅纪都跟府中的哪些人有接触。

 

“反正以相叶的个性,肯定会去请罪的。不说也行,就等你的行为把人给我送到面前吧,”樱井翔呷了一口茶,翘起右边的嘴角。

 -----------------------------------------

少女我更的真的挺慢的,见谅,哈哈哈!副CP是竹马。虽然润智上了标签,润润也是主角,但是我估计他的正式出场起码要等到十章以后,前几章可能会活在台词里,或者有客串吧!不过话说回来,山组也才见了一面而已嘛。嘿嘿!第六章之前山组再会见面的。恩!(如果有人看到那里的话!)

 


【山组/润智】花开无声 且听风吟

         第二章       当时初见已倾心

 

       说来也奇怪,湖边亭榭那副光景,云脚低垂,湖色平淡,太阳隐去了往日的温暖和金辉,只是躲在云层后面朦胧得发出义务性的冷淡白光,整个画面,就如同他刚才走过走廊时所见的那般,毫无特色与生气。可他看过去时,却着魔似的被什么吸引了去,舍不得移开眼睛。

       第一眼时,还看不分明,那个唯一站着的人挡住了他的视线,所以只能看到隐约的曲线。再定睛望去,却发现那是一个人的侧脸,眼睛鼻子嘴巴等彰显个人特色的部位全都隐在脸颊弧度的另一面,只能看到精致如贝壳的玲珑耳朵,和略有些蓬乱的短发。耳边有那么一小撮顽劣的发丝,娇俏地朝天支棱着,相当可爱。而摄住他心魄的,却正是那侧脸的弧度。

       那曲线并不是妩媚多情的俏丽,也不是敦厚温柔的恬静,只是圆润度异于常人,凸出的部分圆鼓鼓,厚墩墩的,有着凌驾于所有想象力的弧度,那定是造物主在摧枯拉朽的灵感驱使下一气呵成的作品,一颦一笑的微微颤动都隐藏着生命的秘密。樱井翔简直要藏不住了,他想从树荫中走出去,亲自用手来确认那脸颊里究竟藏了什么。

       可突然间,一阵风吹了过来,掀腾着樱井翔头上那堆将枯未枯的树叶翻滚反覆,他不得不矮下身子,往树后又多藏了一些。而风乍起时,亭中的一站一坐两个人就同时敏捷地行动起来,一个白嫩的娃娃脸用随身携带的白斗篷严实实地拢住了中间坐着的那个人,而站着的那个手脚颀长的人则用身子和手臂,把坐着的两个人都虚拥了起来。这一阵微凉的风来得恰好,吹的厚重的云层有些松动,太阳仿佛要露头了,为白溶溶的湖面添了一层淡淡的余晖色。

     “又起风了,我们回去吧!”紧紧揪着斗篷的二宫和也仰头说道,然后嫌弃似的推开相叶雅纪遮在他颊边的手,“你搂着我干什么!”

       相叶雅纪脸一红,赶忙把手撤了下来,只“噢”了一声,便没了动静。

       二宫和也扭头看着那具仍然挡在他身前的温热身体,觉得有些好笑:“你这个柱子还杵在这儿,我们怎么走啊!”

       相叶雅纪闻言嗖的一声就退到了一丈外,抿着嘴不好意思的看着二宫。

       二宫刚想就相叶这幅呆头呆脑的样子发表评论,突然就听到斗篷里传来些窸窸窣窣的声音,他攥住的地方一抖一抖的,好像有人在里面扭动。二宫面色紧张起来,他连忙松开手,蹙起眉头向斗篷那望过去。绸制的斗篷一滑,一张笑盈盈的小脸蛋儿就露了出来,对着他天真烂漫又急切地问道:“小和,什么是‘chu’啊?”

       二宫无语,啪地拍了一下他的额头,“吓我一跳,还以为风又把你吹咳嗽了呢!”,接着他扭头对着挺在亭子一角的相叶煞有介事地指使道,“快给小智表演一个‘杵’来看看。”

       相叶闻言四肢夹紧,身体绷直,像金箍棒似的直挺挺地岿然伫立在亭子这一方天地之间。二宫本来正托腮审视着他的动作,一看成果这么惊喜,一下子就笑弯了腰。总是反应慢半拍的大野智这才转过头去,带着好奇的目光笑嘻嘻地看向相叶。

       躲在树后的樱井翔恰巧在这个时候又探出了头来张望,于是就看到了那张纯真的笑颜,如同云间泻下的一缕柔和春光。相叶跟他差不多处在同一方向,在他看来,大野智的笑仿佛是为他而绽放的。滟滟的水光与脉脉的夕晖犹如在他身后展开的素雅画屏,原本暗淡的景致,在他笑容的映衬下,一切都鲜活了起来。闪闪的波光在水面跳跃,湖水变得妩媚多姿;团团的云朵在空中摇曳,仿若甜软的棉花糖;微风送来他笑颜的清香,四下空气变得馥郁芬芳。樱井翔屏住呼吸,愣愣的看着,外在的一切如潮水般向他涌来又褪去,只有鼓动的心跳砰砰作响,视野中心唯有能够使一切美艳黯然失色,又能令一切暗淡焕发生机的笑容。

     “少主!少主!您在哪里呀?”刺耳的声音滑过,惊醒了树下沉醉的少主,也吓到了亭中快乐的三人。

       二宫把斗篷往大野身上一裹,一把将他推上了早在一旁准备好得相叶的背上。三个人配合默契,动作敏捷,在那声音响起第二声之前,就已经一溜烟儿跑出了亭子,朝着声音相反的方向,顺着花园小路疾行而去了。樱井翔跃出树荫时,只来得及看到他们的早已缩小的背影。待到老仆萧回高喊着“少主”穿过花圃后门转到凉亭这边时,他们三人已经不见踪影了。

       老仆萧回一见到樱井翔,就欣喜地奔了过来,跑的时候还不忘特意绕到了樱井翔的左边,然后才急冲冲的说道,“少主,原来您在这儿啊!可让我好找啊!等在城门处的家仆发来消息,说是已经隐约看到老爷的车队了。估摸着再有一炷香的时间,老爷就到啦!我赶着来通知少主您啊!”言罢,俯下身去,等樱井翔指示。

       可等了半晌,却毫无动静。他抬头一看,却见樱井翔朝着凉亭走过去了。这可是朝着大门相反的方向啊。他心急如焚,生怕自己没传达清楚,马上跟着樱井翔走上了通向凉亭的狭窄回廊。他刚要张口,却想起自己是站在少主身后,又马上绕到了他左边------少主自幼年起就右耳不方便,此疾并非天生,而是因无法为外人道的理由造成的,只有家人与贴身家仆才知晓此事,从小照顾少主的他早已养成习惯,无论何时都自动站在少主的左边。

       老萧刚要开口,却感到一股凌厉的视线,抬头一看,正是樱井翔瞪了过来,他沉着脸,面色凝重,目光恶狠狠的。老萧吓的噤了声,想他照顾少主这么多年,何曾见过敦厚的少主露出这种表情。于是只好唯唯诺诺的跟在少主身后,心下一片惶然。

       转眼间,樱井翔已来到亭内,他神情恍惚的站在阑干旁,空气中仿佛还留着那甜美的温煦,可他抚向大野刚才坐的位置的手,却只能感受到冰凉凉的寒意。他仿佛被这寒冷咬到了一般,倏地缩回手,突然间对刚才发生的一切感到不确定起来。难道那只是一场梦么?就像是清晨第一缕曙光爬上窗棂前,所做的最后一场幻梦。那梦美妙真实得触手可及,甚至让人觉察不到是在做梦,可破晓料峭的寒风倏地拂过,所有的美好就在刹那间消散得无影无踪,空余一些虚无缥缈的影子,越是想回忆就越是抓不住。

    “少主?”老萧看到樱井翔怅然若失的表情有些担心,不禁出声试探地问道。这一声,把樱井翔猛的拉回现实,他侧过脸细细打量着老萧那恭敬又畏惧的脸庞,似乎也慢慢找回了自己的身份。他想到,“是了,我是樱井家的少主,父亲要回来了,我还有要事要办。”

     “走吧!”樱井翔转身,大踏步的走出凉亭。他恢复了昂首挺胸,气势昂扬的姿态,边走边嗤笑自己刚才一时的愚蠢,“虽然不知道小智是谁,但是二宫和相叶是他认得的家仆,只要有他们在,何愁找不到人呢”。想到此处时,刚巧墙角那朵孤芳又出现在了眼前,他不再迟疑,一挥手不费吹灰之力地拔起那朵小花,放在鼻边轻嗅,果然芳香可人。他不禁翘起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眉眼间尽是志在必得的自信。

       意气风发的少年家主雄赳赳地携着战利品走远了,拐角墙上则重陷入一片孤寂黯淡,花儿的根茎原来占的缝隙太细小了,还没来得及倾诉什么,就被呼啸而过的风给掩埋了,仿佛从未存在过一样。

 

 --------------------------------------------------------------

总算把第一幕写完了,o(╯□╰)o!写的时候特意找出了小大的绝对领域和少年时笑颜的照片,能把这些我最萌小大的点写到文里真素开心呀!好希望将来能把综艺中山组和长末的萌点互动写进去呀!

 

寂寞地在橘子滚来滚去,说啥都行,随便跟我说两句吧!



【山组/润智】花开无声 且听风吟

ABO文,架空背景,稍有一些自设的内容,比如这个世界中,一出生就可知道孩子ABO的性别。其他的自设,等到需要的时候再解释吧!

 

山组主CP,润智副CP,但是润润要后面才出来。第二章竹马就出来惹。

-------------------------------------------------


前面写景较多,主要是想点一个题!顺便穿插介绍一些背景。(~ ̄▽ ̄)~ 结果,貌似,写太长了!

 

第一章     风过忽闻花外笑

 

盛夏已逝,初秋甫现,下午五点左右苍白虚无的日光幽幽洒在樱井大宅连接少主东厢和西山训练场的回廊上,樱井翔------樱井家第六代少主------正踱着稳健的步伐从训练场的方向走来。他穿着方便行动的精白色训练服,注重实用性的套装少有装饰,只在腰间袖口纹有一圈炎红色,显得精神气十足,有着少年人特有的蓬勃朝气。


他今天刚满14岁,但除却身高还是少年外,身上的气质已隐隐显出家主继承人的沉稳与风度来。他五官端正,脸颊饱满,有着精巧的下巴和弧度完美的鼻梁,饱满的嘴唇隐隐带笑意,而圆圆的眼睛中则射出凌厉锐气的光芒。但整体看来,还是柔和亲切的,并无压迫感------或许是双颊上尚未褪去的婴儿肥令脸型仍有些圆润的缘故。再过2年,待他觉醒为意气风发的Alpha,必定是一位魅力四射威风凛凛的美男子。此刻,只见刚刚结束训练的他步履生风的从走廊上穿行而过,即便此处位于大宅外围,位置偏僻,没有任何观众,但仍身姿挺拔不见任何松散懈怠。

 

其实今天他训练结束的有点早,射箭次数只是平日的一半。这主要是因为樱井家出外巡查了大半年的家主樱井志宏今天回府了,对樱井翔来说,这可是个大日子。不仅仅是因为这天是他的生日,更重要的是,樱井家主外巡前把整个家族都交与他手中------当然还有辅助的家臣二三,还嘱咐他文武功课不能马虎,并言归来时要检查他修行成果与治家之道。樱井翔自然是自信满满的,早上交代好一干家仆食客等做好迎主归来之礼后,甚至连每日的例行日程都照旧,并没有为了去弥补什么疏漏或篡改什么记录而手忙脚乱。但是他总还是需要在宅外迎接父亲的车队的,为此他才稍稍提前结束训练,准备梳洗一番,做最后的整理。

 

初秋寂寥的风袭来,吹得汗仍未散去的他有点冷。果然季节在尚未留意间就已交替了,前几日从廊上经过时,凉爽的夏风拂过只觉沁人心脾,而现在,他停在走廊上向外望去,秋风带着毫不留情的凉意,把树叶的绿色刮走染成干巴巴的褐色,把远游的人都赶回了家中。父亲终于回来了,他盯着远方灰蒙蒙的天空有些发愣,莫不是要下雨么?都说秋高气爽,霜天红叶,为什么樱井家的秋天总是如此萧瑟暗沉。


“我所谓的成绩,真的能够让历来严格甚至是有些尖刻冷酷的父亲满意么?“他暗忖着。四下里黯淡的气氛,居然令他埋藏在心底的不安和恐惧,悄悄的探出头来,在他大半月来刻意打造的笃定面具下蠢蠢欲动。“不行,自信才是家主应有的风范,我只是紧张了,我必须要控制好情绪,”他收回远望的目光,闭上眼睛,调整呼吸和心态。

 

“嗯?”合眼之前,眼角仿佛有个鲜艳火红的影子一闪而过,仿若寂寥天地间最后一点悦动的焰火。他心中一动,急忙睁眼寻找,哦,原来是在北面深院的高墙拐角处,在约莫半人高的地方,张有一朵摇曳生姿的嫣红色小花。


他知道,那个拐角过去右转,就是带有池塘凉亭的后花园,在花匠精心打理下,即便是在这样冷清的秋季,也会是一番姹紫嫣红的景象。但是他并不喜欢这种精雕细琢下做作的美。如果从花园那边看过来,这朵孤单小花注定会在那片艳色中泯没无形。其实即便是从这边望过去,要不是正赶上夏秋交替,云层厚重,四野颜色寡淡,它的存在也是不值一提的。苍天仿佛是为了凸显它的存在,才把四周都搞得都褪了色,现在映在樱井翔眼里的,不再是一朵普通的小野花,而是视线里天地间唯一的一抹亮色。

 

又一阵秋风吹过,根基不稳的花儿在风中瑟瑟发抖,摇摆的身影是那么纤纤弱质,令樱井翔的心也跟着揪了起来。一时间这红尘飘零的小野花,竟令他腾的燃起了保护欲。反正时间还有一些余富,于是他走下回廊,想要贴近观赏。


随他渐渐走近,花儿已经稳住身影,傲然迎风挺立,脆弱感尽除,只是开的放肆无邪。待到跟前一看,原来这不过是极普通极常见的百日草。或许是年龄和激素在作怪,我们高高在上的樱井家少主,居然柔情似水的盯起一朵野花来。突然间,突然到他的心因为惊讶而颠了个个儿,一阵异常欢快清脆的笑声从后花园飘荡过来。这个时间,家人或奴仆应该都去前院忙碌了,怎么会有人在后花园嬉戏里呢?而且这笑声是如此恣意盎然,肃穆庄严的樱井宅中本不应有这样放纵的野花,也不应有这样轻快的喜悦。

 

或许是野花解放了樱井翔的少年天性,此时好奇盖过了持重,平时都是正大光明的他居然偷偷摸摸的矮着身子探进了花园。这里果然花团锦簇,可他视若无睹,只想找到声音来源。笑声已如清晨薄雾,日升人出就尽数消散,他只能抓着残存的声音余韵,忐忑地摸向了池塘边,倚着假山拨开树杈,向凉亭方向张望。

 

幸好,那里的确有二三人影晃动。两坐一站,他们身量都不高,应该和樱井翔一般,都处在豆蔻年华。刚才就是他们趁着众人迎接家主而四下空荡荡之际,躲在这本应是为樱井族人特意修建的亭台轩榭中,肆无忌惮的嬉笑玩耍。


樱井翔并非个呆板刻薄的人,他不觉愤怒,此刻只是好奇。四下里静的有些异样,无声无息无风无味,似乎苍天又要凸显什么东西,而剥夺了他的其他四感,只余视觉被陡然放大。于是他拼命的望过去,望向那片朦胧的景色,仿佛那里隐藏着什么与众不同能够撼动他未来的东西。然后,他看见了那个人。

-----------------------------------------------------


第一次写自己的文,快到要写吐血了。虽然大纲写好了,但细节还需补充!山组初见,我本来设想的很唯美的,可第一章写了这么多,居然到最后才远远望了一眼!!!我也是醉了!大概全世界最啰嗦的人就是我了吧!感谢读完的亲们。

 

寂寞地在橘子滚来滚去,说啥都行,随便跟我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