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野小神

A团蓝担团苏!智右!!只是个看文的人,感谢各位太太投喂!!!

【山组/润智】花开无声 且听风吟

         第二章       当时初见已倾心

 

       说来也奇怪,湖边亭榭那副光景,云脚低垂,湖色平淡,太阳隐去了往日的温暖和金辉,只是躲在云层后面朦胧得发出义务性的冷淡白光,整个画面,就如同他刚才走过走廊时所见的那般,毫无特色与生气。可他看过去时,却着魔似的被什么吸引了去,舍不得移开眼睛。

       第一眼时,还看不分明,那个唯一站着的人挡住了他的视线,所以只能看到隐约的曲线。再定睛望去,却发现那是一个人的侧脸,眼睛鼻子嘴巴等彰显个人特色的部位全都隐在脸颊弧度的另一面,只能看到精致如贝壳的玲珑耳朵,和略有些蓬乱的短发。耳边有那么一小撮顽劣的发丝,娇俏地朝天支棱着,相当可爱。而摄住他心魄的,却正是那侧脸的弧度。

       那曲线并不是妩媚多情的俏丽,也不是敦厚温柔的恬静,只是圆润度异于常人,凸出的部分圆鼓鼓,厚墩墩的,有着凌驾于所有想象力的弧度,那定是造物主在摧枯拉朽的灵感驱使下一气呵成的作品,一颦一笑的微微颤动都隐藏着生命的秘密。樱井翔简直要藏不住了,他想从树荫中走出去,亲自用手来确认那脸颊里究竟藏了什么。

       可突然间,一阵风吹了过来,掀腾着樱井翔头上那堆将枯未枯的树叶翻滚反覆,他不得不矮下身子,往树后又多藏了一些。而风乍起时,亭中的一站一坐两个人就同时敏捷地行动起来,一个白嫩的娃娃脸用随身携带的白斗篷严实实地拢住了中间坐着的那个人,而站着的那个手脚颀长的人则用身子和手臂,把坐着的两个人都虚拥了起来。这一阵微凉的风来得恰好,吹的厚重的云层有些松动,太阳仿佛要露头了,为白溶溶的湖面添了一层淡淡的余晖色。

     “又起风了,我们回去吧!”紧紧揪着斗篷的二宫和也仰头说道,然后嫌弃似的推开相叶雅纪遮在他颊边的手,“你搂着我干什么!”

       相叶雅纪脸一红,赶忙把手撤了下来,只“噢”了一声,便没了动静。

       二宫和也扭头看着那具仍然挡在他身前的温热身体,觉得有些好笑:“你这个柱子还杵在这儿,我们怎么走啊!”

       相叶雅纪闻言嗖的一声就退到了一丈外,抿着嘴不好意思的看着二宫。

       二宫刚想就相叶这幅呆头呆脑的样子发表评论,突然就听到斗篷里传来些窸窸窣窣的声音,他攥住的地方一抖一抖的,好像有人在里面扭动。二宫面色紧张起来,他连忙松开手,蹙起眉头向斗篷那望过去。绸制的斗篷一滑,一张笑盈盈的小脸蛋儿就露了出来,对着他天真烂漫又急切地问道:“小和,什么是‘chu’啊?”

       二宫无语,啪地拍了一下他的额头,“吓我一跳,还以为风又把你吹咳嗽了呢!”,接着他扭头对着挺在亭子一角的相叶煞有介事地指使道,“快给小智表演一个‘杵’来看看。”

       相叶闻言四肢夹紧,身体绷直,像金箍棒似的直挺挺地岿然伫立在亭子这一方天地之间。二宫本来正托腮审视着他的动作,一看成果这么惊喜,一下子就笑弯了腰。总是反应慢半拍的大野智这才转过头去,带着好奇的目光笑嘻嘻地看向相叶。

       躲在树后的樱井翔恰巧在这个时候又探出了头来张望,于是就看到了那张纯真的笑颜,如同云间泻下的一缕柔和春光。相叶跟他差不多处在同一方向,在他看来,大野智的笑仿佛是为他而绽放的。滟滟的水光与脉脉的夕晖犹如在他身后展开的素雅画屏,原本暗淡的景致,在他笑容的映衬下,一切都鲜活了起来。闪闪的波光在水面跳跃,湖水变得妩媚多姿;团团的云朵在空中摇曳,仿若甜软的棉花糖;微风送来他笑颜的清香,四下空气变得馥郁芬芳。樱井翔屏住呼吸,愣愣的看着,外在的一切如潮水般向他涌来又褪去,只有鼓动的心跳砰砰作响,视野中心唯有能够使一切美艳黯然失色,又能令一切暗淡焕发生机的笑容。

     “少主!少主!您在哪里呀?”刺耳的声音滑过,惊醒了树下沉醉的少主,也吓到了亭中快乐的三人。

       二宫把斗篷往大野身上一裹,一把将他推上了早在一旁准备好得相叶的背上。三个人配合默契,动作敏捷,在那声音响起第二声之前,就已经一溜烟儿跑出了亭子,朝着声音相反的方向,顺着花园小路疾行而去了。樱井翔跃出树荫时,只来得及看到他们的早已缩小的背影。待到老仆萧回高喊着“少主”穿过花圃后门转到凉亭这边时,他们三人已经不见踪影了。

       老仆萧回一见到樱井翔,就欣喜地奔了过来,跑的时候还不忘特意绕到了樱井翔的左边,然后才急冲冲的说道,“少主,原来您在这儿啊!可让我好找啊!等在城门处的家仆发来消息,说是已经隐约看到老爷的车队了。估摸着再有一炷香的时间,老爷就到啦!我赶着来通知少主您啊!”言罢,俯下身去,等樱井翔指示。

       可等了半晌,却毫无动静。他抬头一看,却见樱井翔朝着凉亭走过去了。这可是朝着大门相反的方向啊。他心急如焚,生怕自己没传达清楚,马上跟着樱井翔走上了通向凉亭的狭窄回廊。他刚要张口,却想起自己是站在少主身后,又马上绕到了他左边------少主自幼年起就右耳不方便,此疾并非天生,而是因无法为外人道的理由造成的,只有家人与贴身家仆才知晓此事,从小照顾少主的他早已养成习惯,无论何时都自动站在少主的左边。

       老萧刚要开口,却感到一股凌厉的视线,抬头一看,正是樱井翔瞪了过来,他沉着脸,面色凝重,目光恶狠狠的。老萧吓的噤了声,想他照顾少主这么多年,何曾见过敦厚的少主露出这种表情。于是只好唯唯诺诺的跟在少主身后,心下一片惶然。

       转眼间,樱井翔已来到亭内,他神情恍惚的站在阑干旁,空气中仿佛还留着那甜美的温煦,可他抚向大野刚才坐的位置的手,却只能感受到冰凉凉的寒意。他仿佛被这寒冷咬到了一般,倏地缩回手,突然间对刚才发生的一切感到不确定起来。难道那只是一场梦么?就像是清晨第一缕曙光爬上窗棂前,所做的最后一场幻梦。那梦美妙真实得触手可及,甚至让人觉察不到是在做梦,可破晓料峭的寒风倏地拂过,所有的美好就在刹那间消散得无影无踪,空余一些虚无缥缈的影子,越是想回忆就越是抓不住。

    “少主?”老萧看到樱井翔怅然若失的表情有些担心,不禁出声试探地问道。这一声,把樱井翔猛的拉回现实,他侧过脸细细打量着老萧那恭敬又畏惧的脸庞,似乎也慢慢找回了自己的身份。他想到,“是了,我是樱井家的少主,父亲要回来了,我还有要事要办。”

     “走吧!”樱井翔转身,大踏步的走出凉亭。他恢复了昂首挺胸,气势昂扬的姿态,边走边嗤笑自己刚才一时的愚蠢,“虽然不知道小智是谁,但是二宫和相叶是他认得的家仆,只要有他们在,何愁找不到人呢”。想到此处时,刚巧墙角那朵孤芳又出现在了眼前,他不再迟疑,一挥手不费吹灰之力地拔起那朵小花,放在鼻边轻嗅,果然芳香可人。他不禁翘起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眉眼间尽是志在必得的自信。

       意气风发的少年家主雄赳赳地携着战利品走远了,拐角墙上则重陷入一片孤寂黯淡,花儿的根茎原来占的缝隙太细小了,还没来得及倾诉什么,就被呼啸而过的风给掩埋了,仿佛从未存在过一样。

 

 --------------------------------------------------------------

总算把第一幕写完了,o(╯□╰)o!写的时候特意找出了小大的绝对领域和少年时笑颜的照片,能把这些我最萌小大的点写到文里真素开心呀!好希望将来能把综艺中山组和长末的萌点互动写进去呀!

 

寂寞地在橘子滚来滚去,说啥都行,随便跟我说两句吧!



【A03翻】【润/智/和】I'll Always Choose you (第十章)

原作者:himekohimura

 

原文章地址:第十章

 

授权:如图

 

——————

本章简介:

——————

章节:第一部共10章,原作第一部已完结。

 

链接: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

 

第十章  

 

一个星期之后,Ohno终于做出抉择。只不过这一次,他成了锁门的那个人。

 

Sho和Aiba各自被Zero和天才动物园的工作给召唤走了,再过一个小时,Nino和Jun也有自己的行程。偌大的休息室内只有他们三个人,不等Jun来得及找借口开溜,Ohno就提前站起身来,把他们三个锁在屋里。

 

他面朝大门而立,虽然能感受到另两人的灼灼视线,却依然身影未动。“如果在我开锁之前,你们任何一个人碰我,我就再也不理你们了”,他厉声警告,然后才转身面对坐在沙发上的两个人。

 

Jun乖乖点头,Nino却咬着下唇,几秒之后方才略微颔首。末子二人缄默不语,Ohno退后倚在门上,整理着纷繁思绪。“你们知道是哪里惹我生气么?并不是因为你们俩...喜欢我,而是因为你们非要在我分手之后采取行动。你们利用我的痛苦来接近我,只会令我觉得你们居心不良?你们为什么偏偏选用这种方式呢?”

 

“我们的意思不是...”Jun率先开口,但是Ohno打断了他。

 

“行了。反正你们还是这么做了。而且伤到了我。我...我还没准备好重谈恋爱。更不可能在跟真心喜欢的人分手之后,又迅速开始。我从来没把你们看作恋人,你们一直都是我的...团员。是岚。是跟我一起长大的孩子。我从未把你们任何一个人当作...当作未来的恋爱对象。而且,我真心希望你们能用别的方式来表白,而不是擅自壁咚我或是强吻我。”他定定的盯着两个人,“我不喜欢这样”。

 

“对不起”,道歉齐声响起。Ohno叹了口气,这又一次令Ohno忆起他为什么还把他们俩当小孩。

 

“我知道你们很抱歉,只不过,如果你们希望我接受你们的感情,那就必须换个合适的方式。不要把我当做...当做战利品。也许你们已经喜欢我很多年了,但是,我压根...没往那方面想过。你们得让我信服。”

 

Ohno深吸一口气,“说服我,去爱你们吧”

 

Jun和Nino两人彼此对望一眼,Ohno眼看着他们的姿势从失落回避变得充满勃勃生机。

 

“你的意思是说,你决定给我们俩一个机会?你不会再躲在Aiba身后了?”Jun抢先问道。

 

Ohno缓缓点头。“我,很久都没有跟男人恋爱过了。不过,我可以给你们机会。前提是,别再未经允许就壁咚或强吻了。”

 

“那也就是说,要是你允许了,我们就能亲你了?”Nino从旁插嘴。

 

Ohno翻了他一眼,理所当然没有松口。“你以为我会同意?”

 

“我有这个自信能够说服你同意”,Nino用他独一无二的语气回答道,Ohno闻言被逗笑了。这个笑容再次令他们深信不疑,虽然Ohno的爱意仍显微弱,但并非他们捕风捉影。

 

“额,我说完了。所以...”气氛变得有些尴尬,每次Ohno说到词穷的时候都变成这样。

 

Jun握住Nino的手。“那,我们先走了”,他说,“我们...我们会竭尽全力的让你信服,我们爱你,我们想跟你在一起”。

 

Ohno扬起头望向Jun,点了点头,“祝你好运”。

 

“谢谢,”Jun笑逐颜开地望向面前娇小的男子,然后拖着不愿离开的Nino走出大门,“走吧,Nino,我们还有不少计划要做呢!”

 

看到大门关上,Ohno松了口气,但心情却难以平复。他还是没办法相信他会跟团员谈一场三人与共的众恋(threesome),但是他的确愿意一试。

 

总之,跟他们试试看吧。这个承诺他起码还是给得起的。


【山组/润智】花开无声 且听风吟

ABO文,架空背景,稍有一些自设的内容,比如这个世界中,一出生就可知道孩子ABO的性别。其他的自设,等到需要的时候再解释吧!

 

山组主CP,润智副CP,但是润润要后面才出来。第二章竹马就出来惹。

-------------------------------------------------


前面写景较多,主要是想点一个题!顺便穿插介绍一些背景。(~ ̄▽ ̄)~ 结果,貌似,写太长了!

 

第一章     风过忽闻花外笑

 

盛夏已逝,初秋甫现,下午五点左右苍白虚无的日光幽幽洒在樱井大宅连接少主东厢和西山训练场的回廊上,樱井翔------樱井家第六代少主------正踱着稳健的步伐从训练场的方向走来。他穿着方便行动的精白色训练服,注重实用性的套装少有装饰,只在腰间袖口纹有一圈炎红色,显得精神气十足,有着少年人特有的蓬勃朝气。


他今天刚满14岁,但除却身高还是少年外,身上的气质已隐隐显出家主继承人的沉稳与风度来。他五官端正,脸颊饱满,有着精巧的下巴和弧度完美的鼻梁,饱满的嘴唇隐隐带笑意,而圆圆的眼睛中则射出凌厉锐气的光芒。但整体看来,还是柔和亲切的,并无压迫感------或许是双颊上尚未褪去的婴儿肥令脸型仍有些圆润的缘故。再过2年,待他觉醒为意气风发的Alpha,必定是一位魅力四射威风凛凛的美男子。此刻,只见刚刚结束训练的他步履生风的从走廊上穿行而过,即便此处位于大宅外围,位置偏僻,没有任何观众,但仍身姿挺拔不见任何松散懈怠。

 

其实今天他训练结束的有点早,射箭次数只是平日的一半。这主要是因为樱井家出外巡查了大半年的家主樱井志宏今天回府了,对樱井翔来说,这可是个大日子。不仅仅是因为这天是他的生日,更重要的是,樱井家主外巡前把整个家族都交与他手中------当然还有辅助的家臣二三,还嘱咐他文武功课不能马虎,并言归来时要检查他修行成果与治家之道。樱井翔自然是自信满满的,早上交代好一干家仆食客等做好迎主归来之礼后,甚至连每日的例行日程都照旧,并没有为了去弥补什么疏漏或篡改什么记录而手忙脚乱。但是他总还是需要在宅外迎接父亲的车队的,为此他才稍稍提前结束训练,准备梳洗一番,做最后的整理。

 

初秋寂寥的风袭来,吹得汗仍未散去的他有点冷。果然季节在尚未留意间就已交替了,前几日从廊上经过时,凉爽的夏风拂过只觉沁人心脾,而现在,他停在走廊上向外望去,秋风带着毫不留情的凉意,把树叶的绿色刮走染成干巴巴的褐色,把远游的人都赶回了家中。父亲终于回来了,他盯着远方灰蒙蒙的天空有些发愣,莫不是要下雨么?都说秋高气爽,霜天红叶,为什么樱井家的秋天总是如此萧瑟暗沉。


“我所谓的成绩,真的能够让历来严格甚至是有些尖刻冷酷的父亲满意么?“他暗忖着。四下里黯淡的气氛,居然令他埋藏在心底的不安和恐惧,悄悄的探出头来,在他大半月来刻意打造的笃定面具下蠢蠢欲动。“不行,自信才是家主应有的风范,我只是紧张了,我必须要控制好情绪,”他收回远望的目光,闭上眼睛,调整呼吸和心态。

 

“嗯?”合眼之前,眼角仿佛有个鲜艳火红的影子一闪而过,仿若寂寥天地间最后一点悦动的焰火。他心中一动,急忙睁眼寻找,哦,原来是在北面深院的高墙拐角处,在约莫半人高的地方,张有一朵摇曳生姿的嫣红色小花。


他知道,那个拐角过去右转,就是带有池塘凉亭的后花园,在花匠精心打理下,即便是在这样冷清的秋季,也会是一番姹紫嫣红的景象。但是他并不喜欢这种精雕细琢下做作的美。如果从花园那边看过来,这朵孤单小花注定会在那片艳色中泯没无形。其实即便是从这边望过去,要不是正赶上夏秋交替,云层厚重,四野颜色寡淡,它的存在也是不值一提的。苍天仿佛是为了凸显它的存在,才把四周都搞得都褪了色,现在映在樱井翔眼里的,不再是一朵普通的小野花,而是视线里天地间唯一的一抹亮色。

 

又一阵秋风吹过,根基不稳的花儿在风中瑟瑟发抖,摇摆的身影是那么纤纤弱质,令樱井翔的心也跟着揪了起来。一时间这红尘飘零的小野花,竟令他腾的燃起了保护欲。反正时间还有一些余富,于是他走下回廊,想要贴近观赏。


随他渐渐走近,花儿已经稳住身影,傲然迎风挺立,脆弱感尽除,只是开的放肆无邪。待到跟前一看,原来这不过是极普通极常见的百日草。或许是年龄和激素在作怪,我们高高在上的樱井家少主,居然柔情似水的盯起一朵野花来。突然间,突然到他的心因为惊讶而颠了个个儿,一阵异常欢快清脆的笑声从后花园飘荡过来。这个时间,家人或奴仆应该都去前院忙碌了,怎么会有人在后花园嬉戏里呢?而且这笑声是如此恣意盎然,肃穆庄严的樱井宅中本不应有这样放纵的野花,也不应有这样轻快的喜悦。

 

或许是野花解放了樱井翔的少年天性,此时好奇盖过了持重,平时都是正大光明的他居然偷偷摸摸的矮着身子探进了花园。这里果然花团锦簇,可他视若无睹,只想找到声音来源。笑声已如清晨薄雾,日升人出就尽数消散,他只能抓着残存的声音余韵,忐忑地摸向了池塘边,倚着假山拨开树杈,向凉亭方向张望。

 

幸好,那里的确有二三人影晃动。两坐一站,他们身量都不高,应该和樱井翔一般,都处在豆蔻年华。刚才就是他们趁着众人迎接家主而四下空荡荡之际,躲在这本应是为樱井族人特意修建的亭台轩榭中,肆无忌惮的嬉笑玩耍。


樱井翔并非个呆板刻薄的人,他不觉愤怒,此刻只是好奇。四下里静的有些异样,无声无息无风无味,似乎苍天又要凸显什么东西,而剥夺了他的其他四感,只余视觉被陡然放大。于是他拼命的望过去,望向那片朦胧的景色,仿佛那里隐藏着什么与众不同能够撼动他未来的东西。然后,他看见了那个人。

-----------------------------------------------------


第一次写自己的文,快到要写吐血了。虽然大纲写好了,但细节还需补充!山组初见,我本来设想的很唯美的,可第一章写了这么多,居然到最后才远远望了一眼!!!我也是醉了!大概全世界最啰嗦的人就是我了吧!感谢读完的亲们。

 

寂寞地在橘子滚来滚去,说啥都行,随便跟我说两句吧!